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精灵AAAes818的博客

虚拟空间 真实感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朦胧的《一切》  

2011-12-07 08:18:20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黑夜里的眼睛《朦胧的《一切》》

写下这篇日志,纯属偶然。

对于80、90后的人来说,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北岛和舒婷。而对于五、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特别是“老三届”来说,却又很少有人不知道北岛与舒婷。

北岛本名赵振开,与共和国同龄,毕业于北京四中。北岛是其笔名,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。可惜提名早了点,如果在善于炒作的今天,这个提名足以让韩寒之流没什么事了。当然,如果北岛真成了韩寒,恐怕也就没有“提名”什么事了!

北岛的诗歌创作开始于十年动乱后期,反映了从迷惘到觉醒的一代青年的心声,十年动乱的荒诞现实,造成了诗人独特的“冷抒情”的方式。他想“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,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,正直的世界,正义和人性的世界。”在这个世界中,北岛建立了自己的“理性法庭”,以理性和人性为准绳,重新确定人的价值,恢复人的本性;悼念烈士,审判刽子手;嘲讽怪异和异化的世界,反思历史和现实;呼唤人性的富贵,寻找“生命的湖”和“红帆船”。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,要理解这段话的意思,可能要比解出费马大猜想、哥徳巴赫猜想要汗流夹背滴多!

清醒的思辨与直觉思维产生的隐喻、象征意象相结合,是北岛诗显著的艺术特征,具有高度概括力的悖论式警句,造成了北岛诗独有的振聋发聩的艺术力量。其中,代表之作当属《回答》:

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/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/……/  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/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/……”

这样的诗句,高中时代的我一直摘抄在自己的“手抄本”中,作为自励的警句。而如果现在,我这个手抄本一定抄满了《双节棍》的歌词,在“哼哼哈哈”中嘲笑过去的老土和幼稚,就好象自己现在是奥特曼,而过去则是唐吉呵德。

再说舒婷。80后的小DIDI、小MEIMEI一定会猜想这位女诗人准是一位天仙美媚,没准还和舒琪有什么关系。可惜让大家失望了,本名龚佩瑜的舒婷长得并不美,甚至可以说相当普通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那隽美的诗句及其蕴藏的力量。舒婷是泉州人,小北岛3岁,但作品与影响力与北岛、顾城齐名。她下过乡,当过工人、统计员、染纱工、焊锡工甚至泥瓦工,艰苦的经历除了赋予她坚强的性格,更赋予了她的诗歌内敛的强大张力。

舒婷诗歌有着女性的细腻和敏感,善于从一些被人们漠视的常规现象中发现尖锐深刻的诗化哲理,并把这种发现写得既富有思辩力量,又楚楚动人,恰如《致橡树》:

“我如果爱你 /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/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/……/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/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/ 根,紧握在地下 / 叶,相触在云里 /……/ 爱—— /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/爱你坚持的位置 / 足下的土地”

 这样的诗句,充满着浪漫主义和理想色彩和对祖国、对人生、对爱情、对土地的爱,在朦胧的氛围中流露出理性的思考,朦胧而不晦涩。今天读来,仍让人心动。

朦胧的《一切》 - 黑夜里的眼睛 - 黑夜里的眼睛

 

之所以会把北岛与舒婷联系在一起,除了相同的时代、相同的职业和相同的影响外,还缘于他们的两首同名的诗,这就是《一切》。

 朦胧的《一切》 - 黑夜里的眼睛 - 黑夜里的眼睛  北岛-《一切》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是命运

  一切都是烟云

 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

 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

 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

 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

 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

 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

       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

 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

 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

 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

 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

 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

  

  朦胧的《一切》 - 黑夜里的眼睛 - 黑夜里的眼睛  舒婷-《一切》

  不是一切大树都被暴风折断;

  不是一切种子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;

  不是一切真情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;

  不是一切梦想都甘愿被折断翅膀。

  不、不是一切都象你说的那样,

  不是一切火焰都只燃烧自己而不把别人照亮;

  不是一切星星都仅指示黑暗而不报告曙光;

  不是一切歌声都只掠过耳旁而不留在心上;

  不、不是一切都像你你的那样!

  不是一切呼吁都没有回响;

  不是一切失却都无法补偿;

  不是一切深渊都是灭亡;

  不是一切灭亡都覆盖在弱者头上;

  不是一切心灵都踩在脚下、烂在泥里;

  不是一切后果都是眼泪血印,而不展现欢容。

  一切的现在都在孕育着未来,

  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。

  希望,而且为它斗争,

  请把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!

据说舒婷的《一切》是对北岛的《一切》的回信。两个人心态直接影响着诗歌所要表达的感情与信念。不同的人对两首《一切》的感觉肯定不一样的,即便同一个人在不同心境下的感觉也会很大不同。客观地说,北岛在竭力思辨真理,有一种为“什么如此”的怀疑;舒婷在积极行动,寻找真理的回归,当时这两首诗都催人奋进。但由于思维心态的不同,前者更显得孤寂与悲乖,后者则更加振奋与向上,也正因此,“八九”之后北岛离开了祖国(后转居香港),而舒婷则选择了坚守。

在爱情都能象快餐一样打包流行的今天,没有几个人会再喜欢朦胧诗这种东东,更很少有人会用诗歌来寄托信仰、彰显忠诚、诵扬爱情,按时下的心态,朦胧太难理解,含蓄太费时间,不如直白来得简单和干脆。

不知道这是一种进步,还是悲哀。

或许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流行,但《一切》的朦胧与朦胧的一切毕竟曾经存在过,或许还会在将来某个不远的地方等着我们,恰如那蒙娜丽莎的微笑,朦胧而神秘着…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