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精灵AAAes818的博客

虚拟空间 真实感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最后的贵族 —— 张伯驹  

2014-11-27 15:57:06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张伯驹(1898—1982),河南项城人。生于官宦世家,民国四公子之一。张伯驹是集收藏鉴赏家、书画家、诗词学家、京剧艺术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,著有《丛碧词》《红毹纪梦诗注》等书。1918年毕业于袁世凯混成模范团骑兵科,历任安武军全军营务处提调、陕西督军公署参议,盐业银行董事、总稽核,华北文法学院教授、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、北平市美术分会理事长,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、第一届北京市政协委员,吉林省博物馆副研究员、副馆长,中央文史馆馆员等职。1982年2月26日病逝于北京。
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   张伯驹风流倜傥,诗词奇绝,擅唱京戏拉京胡,也画国画,尤喜围棋,面庞白皙,身材颀长,肃立在那里,平静如水,清淡如云,举手投足间,不沾一丝一毫的烟火气。

  素,1915年出生在苏州,前清著名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。其父潘智合是个纨绔子弟,家产被其挥霍一空。其母沈桂香系出名门,为潘素聘请名师,教其工女红、习音律、学绘画。潘素13岁时,母亲病逝,继母王氏将她卖到上海青楼。潘素长袖善舞,能写能画,弹得一手好琵琶,开口就是令人销魂的吴侬软语。 1935年,39岁的张伯驹,纳小自己18岁的潘素为妾,从此相濡以沫,把“苏杭第一美女”熏染成帝京头号青绿山水画家,三次与张大千联袂作画。
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  1937年的潘素,亭亭然玉立在一瓶寒梅旁边,长长的黑旗袍和长长的耳坠子衬出温柔的民国风韵:流苏帐暖,春光宛转,几乎听得到她细声说着带点吴音的北京话。

   张伯驹先生一生醉心于古代文物,致力于收藏字画名迹,从30岁开始收藏中国古代书画,当初仅为爱好,曾买下中国传世最古墨迹——西晋陆机平复帖》、传世最古画迹隋展子虔游春图》、唐代大诗人李白的《上阳台贴》等等,经他手蓄藏的中国历代顶级书画名迹见诸其著作《丛碧书画录》者便有118件之多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藏”。
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    张伯驹瘦削的脸型和冷漠面容所显示的一种尊贵神情,常使人感到难以接近。其实,素不相识者只要踏入他所精通、爱好的领域,便可体味到一个诗人的天性——浪漫的自信与理想主义的热情。

   张伯驹曾说,“陆机《平复帖》是用四万大洋从溥心畬的手里买的。这个价钱算便宜的,因为溥心畬开口就要二十万大洋。买展子虔的《游春图》,是我把公学胡同的一所宅院(据说是李莲旧居)卖给辅仁(大学),再用美元换成二百二十两黄金,又让潘素变卖一件首饰,凑成二百四十两,从玉池山秀老板那里弄来的。那老板张口索要的黄金是八百两!《三希堂帖》、李白字《上阳台帖》、唐寅《蜀官妓图》,当时老袁的庶务司长郭世五愿以二十万大洋卖我。我一时也搞不到这么个数目的钱,只好先付六万大洋的订金,忍痛把《三希堂帖》退给郭家。范仲淹手书《道服赞》是我用一百一十两黄金购来的。”
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李白《上阳台帖》


民国公子 ——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平复帖》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 陆机的《平复帖》,是现今传世墨迹中的“开山鼻祖”。虽长不足一尺,只有9行字,却盖满了历代名家的收藏章记,朱印累累,满纸生辉,被收藏界尊为“中华第一帖”;

 

   “不知情者,谓我搜罗唐宋精品,不惜一掷千金,魄力过人。其实,我是历尽辛苦,也不能尽如人意。因为黄金易得,国宝无二。我买它们不是为了钱,是怕它们流入外国。唐代韩干的《照夜白图》,就是溥心畬在1936年卖给了外国人。当时我在上海,想办法阻止都来不及。七·七事变以后,日本人搜刮中国文物就更厉害了。所以我从30岁到60岁,一直收藏字画名迹。目的也一直明确,那就是我在自己的书画录里写下的一句话──予所收藏,不必终予身,为予有,但使永存吾土,世传有绪。”
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唐  杜牧 《张好好诗》
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  1956年,张伯驹、潘素夫妇,将30年收藏的珍品:陆机《平复贴》、杜牧《赠张好好诗》、范仲淹《道服赞》、黄庭坚《草书》等20多件无偿捐给了国家,成为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,仅仅得到文化部的一纸奖状。谁料到张伯驹竟在献宝的第二年被划为“右派”。

 

最后的贵族 ——  张伯驹 - 幽燕侠 - 幽 燕 侠 的 博克

   张伯驹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赌博、不穿丝绸,也从不穿得西装革履,长年一袭长衫,而且饮食非常随便,有个大葱炒鸡蛋就认为是上好的菜肴了。

   潘素说“文革中,伯驹因为两首金缕曲,成了现行反革命。关了八个月,最后做了个‘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’的结论,遣送舒兰乡下。人家农村不收,才又回到北京的。什刹海的家,抄家时红卫兵,造反派,街道居委会串通一气,凡能拿走的,都拿走了。房子拿不走,就叫外人搬进来住。四合院一旦成杂院,你家来什么人,你说什么话,家里吃什么东西,都有眼睛盯着。”

    1980年冬季的一个中午,老龙钟老态的张伯驹,手持拐杖,缓缓而行,身着宽大的丝棉衣裤,越发显得单薄。张伯驹刚刚开完会,径直向孙子走去,孙子伸手接过张伯驹的拐杖,一把将他扶上自行车的后架,叫他坐好,即蹁腿蹬车,驮着自己的爷爷,走了。研究院领导乘坐的小轿车,一辆辆从身边掠过……

  1982年2月26日,张伯驹因感冒住进什刹海西南的北大医院,因级别太低,只能与7、8位老百姓共挤一间病房,按照规定,单位不许“转院”。张伯驹心绪不安,闹着要回家,从感冒转成肺,终成不治。张伯驹病故后,有仗义执言者到医院大闹,说张先生不够级别住高干病房?他捐赠的足以买你们这样的医院好几座……
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