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精灵AAAes818的博客

虚拟空间 真实感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私人信札 【原创】  

2015-08-10 14:33:16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幽燕侠《私人信札 【原创】》


      书信,承载着人类情感的交流,总给人以温暖的眷恋和感动。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,动荡和战乱阻隔着音讯,切盼亲人来书以慰远情。“洛阳城里见秋风,欲作家书意万重,复恐匆匆说不尽,行人临发又开封。”心有千愁万绪,匆匆写就,惟恐不至,寄深沉于惴惴之中。“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报平安”,戎马倥偬,路遇使者,勒马片刻托传口信以慰家人。书信,自古以来就是系着人与人之间的心结。

       书信,凝结着人类思想的精华。《傅雷家书》收集了傅雷先生1954年至1966年5月写给儿子傅聪的信。每一封都如山间潺潺清泉,碧空中舒卷的白云,感情纯真、质朴,令人动容。字里行间充满了父亲的拳拳之心,以及对国家和世界的高尚情感。 傅雷1957年遭厄运,傅聪1959年出走英国,父子从此天涯远隔,蒙市领导批准,父子间中断的书信联系得以恢复。傅聪远在英伦无法企及,才使这些家书得以保存,熬过严冬得以问世,留给后人以无价之宝。

      看过《傅雷家书》的人会感到:一颗正直、高尚的灵魂,尽管会遭受到磨难、污辱,而最后真实的光是不会掩灭的,它的光焰照彻人间,得到它应该得到的尊敬和爱。

     ”爸,我在给您写信。 十一年了,我不知在默默中给您写了多少封信,我既不能让人知道,又没有可投之处。我在青海、甘肃一呆就是五年,我万万没想到从此一别,就再也没能见到您——我最亲爱的父亲,甚至连一封信他们也不允许我给您写啊!  可我却不停地写,不停地写…… 写在纸上,可我不得不一封封毁掉,可写在心上的却铭刻得越来越深。现在,我终于给您发出了十一年来在纸上和心上反反复复写的这封信。”  这是陶铸女儿陶斯亮写给已故父亲的家信,终于在1978年底在《人民日报》上发出。这是一篇用血和泪写成的家信。这封家信、经受了几多冰封霜冻,终于破土萌发绽蕾开放,催动了春天的到来,感人至深,泪湿天下。   

        中国历史上,因书信往来定罪始自汉代,此后绵延不绝。司马迁的外孙杨恽因《报孙会宗书》令“宣帝见而恶之”,而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判处杨恽腰斩。曹魏末年,嵇康因写作的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令权臣司马师“闻而恶之”,而被斩于东市。

       私人书信或报平安,或聊家常,或诉衷肠,多为个人隐私,故信而有封,公文往来还要火漆加封,以示机密。至于情书,卿卿我我呢呢喃喃,自然更无碍他人。虽有蒋干盗书——上了大当的典故,然而历来偏有好窥私者,乐此不疲。更有甚者将送来交来缴来的私人信函,摘引出片段,或断章取义或牵强附会,组成材料,加工成册,公布于市,且赫赫称有干系之人要把信件交出来,交出来比保存或销毁更好些。

      历史上著名的“七君子”之一,新中国首任司法部部长史良,无论她的教养,还是才学,都堪称现代文明熏陶出来的佼佼者,她曾经和罗隆基有过未果的相恋。罗于1965年病故后,收藏的日记和书信被悉数收走。当1966年风暴来临,批斗史良的会场上,那些往年史良写给罗的情书,被拿出来当罪证当众宣读,质问史良和罗是什么关系。史良直起腰昂然坦陈:“我爱他”。 在中国,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中能说出这三个字来,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,那分明是一位站立的女性。

     《红楼梦》中抄检大观园时,众人惶恐无助,个个屏声息气,但独贾探春有一巴掌:“探春登时大怒,指着王家的问道,'你是什么东西,敢来拉扯我的衣裳!’一语未了,只听‘啪’的一声,王善保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“ 这一巴掌打得痛快淋漓,与史良那掷地有声的一句“我爱他”,真有同功之妙。

       远山含黛,棉田如茵,红砖瓦舍。读过冰心老人在那个年月从湖北咸宁写给家里人的信,倍感温馨,那文字超然淡定,娓娓道来,一如她的委婉细腻:

    ”昨晚晚饭是在食堂打的饭,还比较烂,加上开水,在医务所炭炉上热了热,就肉松吃了二两,很饱。医务所医生本是作协护士,另有一位女大夫姓邓,也很热情,头发都白了,她说自己三四十年前曾在女师附中听我讲过话。我们行李还未来,只好等着。昨天化雪,路上泥泞,我已把雨鞋取出穿上,甚为得力。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放眼世界,心胸开阔多了!    亲你们! 这信是在屋里写的,我还穿着棉猴,手和脚还是冷的,但是一劳动就不会冷。  我们定今天下午下连队,我的行李还未到,(昨天快件到了,我们同快件一同走)但是铺盖不会有大问题,托运的也不会太慢,到了会送下去的!           娘      1970年 1月8日“。

       冰心曾写道:“春何曾说话呢?但他那伟大潜隐的力量,已这般的温柔了世界了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